​从“倒霉孩子”到辣手神探——记阿克苏市刑警队刑警、我校2006届校友张晓曦

来源:宣传部发布时间:2016-05-18浏览次数:147


  石大新闻网讯(记者 李登叶)在阿克苏机场一见到张晓曦,他就迎上来热情地握手,并高兴地说:“母校的老师来了,我激动啊!”五短身材,浑身浑圆,透着一股憨厚,握手的时候手掌厚实有力,这就是张晓曦给人的第一印象。从阿克苏到阿拉尔需要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张晓曦一边开车一边谦虚地说:“其实我没做出啥成绩,只是没给母校丢脸,母校来采访我实在有愧!”说这话的时候,他满脸满眼都是憨厚的笑。
  这个吃货不一般
  “刚到大学的时候就一个字:饿!”张晓曦说,在老家无论是在学校食堂还是在外面馆子点个菜,吃米饭是不要钱的,随便吃。来到大学,第一次到食堂吃饭,一份米饭要一块二,他每顿都要吃四五碗,光吃米饭一顿饭就要七八块,张晓曦傻眼了,一个月200块的生活费光吃米饭也不够啊!后来他给食堂的阿姨说:“我每次给您五块钱,米饭管够行吗?”阿姨想他撑死吃四碗,结果他一次干了六碗,阿姨傻眼了。阿姨看张晓曦实在能吃,就说可以管他吃饱,但是要帮忙干活,所以他第一次打工就是在学校食堂干活混饭吃。 干了几个月发现光顾着肚子也不行,还有其他花销啊,他就转战在校园的餐厅端盘子、打杂,除了管吃饱还能给点工资。后来又在福利中心附近的一个包子铺包包子,每天早晨六点起床,包到七点半去跑操,再去上课,一个月500块,肚子也解决了,钱也能挣一些。“所以,当我听说有些贫困生以吃不饱饭而抱怨学校对他们不够好时,我就很郁闷、很纳闷也很气愤,嘴在自己身上,手也在自己身上,还好意思抱怨。”张晓曦说到此处颇有些自豪的味道,“人家说‘穷则变,变则通’,要我说‘饿则干,干则饱’!”大学五年,张晓曦只在饭卡里冲了200元钱,就再也没冲过钱。2004年的时候,一般的大学老师每月工资才一千左右,而张晓曦一个月就能挣500块,还能管饭吃——这个吃货不一般!
  “倒霉孩子”霉运连连
  当时体育学院的学位授予率没有其他学院那么高,但是张晓曦就是不服气:“谁说我们搞体育的四肢发达了,头脑就一定简单啊?所以在训练打工之余,我就拼命学习,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平均分84分。当我有一天发现我的笔记成为全班同学的考试‘圣经’时特别惊讶,不过也着实窃喜了一阵子。”但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沉浸在喜悦中的张晓曦突然就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
  张晓曦说那是2004年,他获得了自治区大学生散打冠军,比赛回来觉得右脚跟不对劲,隐隐作痛,没当回事,上点红花油,自己揉揉就照常上课了,第二天在课堂上就痛得再也无法坚持了,到校医院检查结果为右脚跟腱断裂。对于一个散打运动员来讲,这是致命的,运动生涯就宣告结束了。在二医院做手术时,张晓曦一个人躺在病床上,万念俱灰。“我的理想就是学习、训练、能打,毕业后当个高级保镖或者开个保镖公司,我引以为豪的弹跳能力没有了,比赛是不能打了。”
  而对张晓曦来说,“倒霉”才刚刚开始。在医院来回折腾了几个月,钢钉终于从脚底板拔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二月份了。那天下午从会1教室出来,刚下了一下午的雪,兴奋的同学们接二连三地从门前的那个大斜坡往下滑,他拄着拐杖远远地走楼梯,结果越是怕什么越来什么,他刚走下台阶,一个同学滑下来没刹住车,结结实实地把他撞翻在地,锁骨折断,骨头从胸口露了出来。
  张晓曦说:“我当时已经懒得悲伤了,可厄运像无法摆脱的恶狼一直追着我要把我吞噬。”由于断裂位置特殊,一直无法愈合,张晓曦请求医生给他用一种美国进口的但未经批准临床使用的药物,医生说这个药副作用特别大,是一种激素,能引起各种过敏和不适,对光、对噪音都有可能过敏。“我已经绝望,如此简单的过敏又何妨呢,那就来吧!”张晓曦的话里透出一股凛然的味道。结果不出所料,张晓曦出现了各种过敏各种反应,对光、对声音都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不过,说到这里我真的要感谢我的老师和同学,我住院期间,我的同学、我的师兄师姐分组来看望我、照顾我,有时候一来一群,大盘鸡吃不完,我就分给同病房的一起吃,有时候实在吃不完就分给隔壁的病友吃。”
  半年没上课,按照学校规定,张晓曦就办理了休学手续,回到了湖北老家。然而祸不单行,上高中的弟弟急于给年迈的双亲分忧离家出走了,张晓曦还处在高度的过敏反应期,每天要到镇卫生院输液,后来为了省钱,他就自己学会了扎针,自己给自己输液。那时候他经常一个人一手扎着针,一手拿着液体,坐在山头,望着古老的小山村发呆发愣,对自己的身体和今后生活的绝望使张晓曦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话也不想说,人也不想见,那时他常想,也许从山巅一跃而下就可以一了百了。
  “我真的要感谢我的师父、我的老师杨冠强,在我最绝望、最落魄的时候他没有放弃我,经常给我打电话开导我,安慰我,给我勇气。”张晓曦回忆到。在家休息六个月之后,他的过敏反应慢慢减轻了一些,他意识到不能再这样忧郁下去了,于是决定重新回到学校。回校之前,他跑到成都找到了弟弟,2005年7月,张晓曦带着弟弟一起回到了学校,兄弟俩一起打工一起上学。
  从一楼到五楼
  2007年,张晓曦大学毕业,本来能够很顺利地签下工作协议,但是当他知道有西部计划的时候,毫不犹豫就放弃了原本优越的工作。他说:“既然来到了兵团,就必须为兵团做点事情吧,是兵团培养了我五年,大学提出的‘以兵团精神育人,为屯垦戍边服务’我觉得特别好。”西部计划把张晓曦分配到了第一师卫生局工作。刚去报到的时候,张晓曦觉得自己是学体育的,到卫生局可能不太合适。局长看了他的简历,说:“小伙子放心干,你能行的!”做志愿者的八个月时间里,张晓曦每天都是提前一个小时第一个到办公室,从一楼到五楼,把水烧好,把办公室整理好。“勤奋、好学、乐于助人”是第一师卫生局给张晓曦的评价。张晓曦一直坚信要做事先做人的原则,他说是大学的培养让他们传承了这种吃苦奉献的精神,无论是谁安排的工作他都会认真干,因为自己是志愿者,应该多干点,加班没关系。在做志愿者期间,张晓曦那一组志愿者还收养了两名孤儿,当时志愿者补助每月只有600块钱,现在两个孩子也已经大学毕业了。
  过了半年,到了考公务员的时间,在征得卫生局领导同意的情况下张晓曦报考了,结果考上了阿拉尔市公安局。临走那天局长特意为他送行,说:“不想做警察了随时回来,卫生局随时有你的位置,我们从一楼到五楼的人都欢迎你!”
  金色盾牌热血铸就
  张晓曦说:“体育生去做一名警察,也算有点对路吧,因为我是练散打的, 可一接触发现体育生做警察一点优势没有。警察绝不仅仅是蛮力就能胜任的,也绝不仅仅是某个专业就能胜任的,除了基本的工作职责以外学习能力是最重要的。得益于母校特别重视对我们学习能力的培养,以及对体育生不怕苦、不怕累的竞技精神的培育,我在后来的工作中受益匪浅。”
  第一次出任务,张晓曦是以实习身份参与一场设卡拦截。他和一个老警察负责一个桥头的拦截,老警察说拦下可疑车辆盘问一下就行,没有必要每辆车都拦下来,可张晓曦一个人站立在桥头,穿着实习的警服,甚至在警徽还没资格挂的情况下,逢车必拦,有些大货车刹不住车,灯光又不好,有几次都是到跟前了才刹住,拦了整整一夜。天亮之后带队警察对张晓曦的“傻劲”很是惊讶和钦佩。
  2008年,张晓曦光荣地正式成为了一名人民警察,为了使自己办的案子经得起考验,能够及时把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张晓曦业余时间苦修法律,用废纸打印法律资料,值班的时候学,出差的时候学,以诉讼为中心,靠证据说话,在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之后,张晓曦在警界崭露头角。
  2009年8月,张晓曦第一次独立承办案件,遇事冷静,抽丝剥茧,圆满完成任务,收到了群众送的第一块牌匾;2010年正式独立办刑事案件,一年破了全刑侦队三分之一的案子,追回被盗摩托车72辆,用六个月时间收集整理了1.2米高的案卷材料,一年破获两百多起案件,打破了局里的破案记录,每年都有案子获得“优秀专案”。2011年全国清网行动中,张晓曦代表阿拉尔市转战一个多月,跑了20多个省市,为兵团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2012年,张晓曦已经成为刑警队的中坚力量,在参与“7.7”暴力犯罪案件的侦破过程中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2013年4月侦破了这起案件。2013年开始当师父,承担了全局的所有大案、要案,同时带两个徒弟,在兵团破案战役行动中分了100多个案子,最后一个月破获379起案件,打掉四个系列团伙;2015年只用了24个小时就成功破获了“3.2”命案。
  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张晓曦的办公室里,牌匾、锦旗已经放不下了,很多都堆在了地下室。“其实守土有责,保一方平安就是我的本职工作,老百姓没有必要感谢我的,每次收到锦旗都很不好意思。”张晓曦一脸质朴地说。
  苦么,累么?
  对于工作是否太苦太累的问题,张晓曦笑道:“还行吧,我已经习惯了。有一次在沙漠里呆了两个多月,光吃方便面就发明了各种吃法,甚至没有调料包也尝试过。那起案件在方圆八公里之内展开地毯式线索搜集,要耐得住寂寞,不能有丝毫松懈,终于发现了线索。其实每个人能力差距并不是太明显,考验的就是一个态度与责任心的问题。”
  正是出色的表现和高度的责任心,也是由于出色的学习能力和工作能力,2015年底,张晓曦被调到了阿克苏市刑侦总队,协助破获第一师涉案金额1.2亿的大案。1.2亿!相当于第一师全年收入的四分之一。临危受命,克服了地方势力的百般阻挠,从上海押解嫌疑人回新疆。这个案子的难点就在于对证券、经济政策和各种经济学专业术语的理解,张晓曦之前对此一窍不通。为了弄懂这些,他虚心学习,查阅了六家银行的关于这起案件的流水,用最简单、最笨的方法一一对照,同时咨询浙江一带的同行专家,网上发帖求助,通过多方学习与钻研,终于弄清楚了这个案子,眼下这个第一师自成立以来最为严重的经济犯罪即将落下帷幕,而张晓曦由刚开始的配角, 最后成为这个案子的主角,其中的付出只有自己和他的家人知道了。
  阿拉尔的风沙常常一刮就是半个多月,在漫天的黄沙中,戈壁苍茫,但红柳依然开始倔强地发芽,这多像张晓曦,尽管一路历尽坎坷,却始终不屈不挠,带着信念和激情,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顽强地成长为自己希望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