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慧星:在抢抓“机遇”中谋求发展

来源:发布时间:2016-09-29浏览次数:14

  今年是石河子大学并校20周年,也是我在学校领导班子里工作的20年。这20年,新疆、兵团、大学的发展,我是见证者,也是亲历者。
  “20”这个数字的背后,是石河子大学合并、磨合、发展、壮大的历史,凝聚了全体石大人发扬艰苦奋斗、奋勇争先的心血、智慧和精神力量。
  一、合并初期   困难重重
  1996年石河子大学合并之前那几年,全国的单科院校、专科院校多,为了提高高等教育质量、扩大办学规模、提高办学实力,全国很多高校开始走合并之路。当时,兵团党委抓住机遇,决定把农业部部属的石河子农学院、石河子医学院、兵团师范专科学校和兵团经济专科学校进行合并,组建石河子大学。那时学校主要是适当发展本科,大力发展专科教育,少量培养研究生,学生主要是面向兵团招生、面向兵团就业。最终形成北有石河子大学、南有塔里木大学的格局。兵团党委站得高、看得远,认为要合并就实质性合并,实现人、财、物的统一管理。刘江(原农业部部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郭纲(原兵团政委)等为大学的合并作出了突出贡献。
  当时,合并面临一些问题,合并前的四所学校都是厅级单位,合并后就会面临厅级干部、处级干部多、岗位少的情况。石河子大学合并之初,学校成立了农学院、医学院、经贸学院、工学院、师范学院和成人教育学院六个副厅级的学院,有几个领导因工作需要从正厅放到了副厅岗位,还有不少领导干部从正处级到副处级岗位,他们为学校合并不计个人得失值得尊敬。
  合并后的石河子大学在校生总人数只有6800人,相当于石河子大学现在一年的招生人数,只有7个硕士点、19个本科专业,教师有920人,校园面积1445亩,图书馆藏书37万册。虽然底子薄,但合并后的石河子大学成为了一所新型的多科性、综合性大学,办学规模和格局发生了重大改变,为今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而当时学校发展也面临着诸多挑战,尤其是1996年合并那一年,学校主要工作是围绕“怎么合并”“怎么把人心合在一起”开展,当时做了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工作重点的转移,及时召开了首届教学工作会议。以党委书记周生贵为班长的党委领导班子达成共识:一是抓合并、磨合、稳定;二是要“挂、靠、要”,争取上级和各方面的支持;三是要增强办学活力,克服平均主义和大锅饭,做到统而不死、活而不乱。总之,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走出一条奋发图强之路。不能等着合并、磨合、稳定后再考虑改革与发展,不能把主要精力放在合并、磨合上,改革与发展才是头等大事。同时要正视困难、不怕困难、克服困难,在困难中办好石河子大学。那时经费困难,全校的设备费一年只有一百万,跟现在是没法比的,分配经费是件很困难的事。
  当时有一个故事。1996年6月27日兵团党委常委会确定了石大领导班子。7月3日,我从五家渠到石河子大学报到,接着就放暑假了。8月底就要开学了,但新学期课程还没有安排好。我当时最大的压力是四校合并后教学如何安排。假期,周生贵书记带着我和几位同志到内地高校去学习考察。考察结束后,我半夜回到五家渠,因为那时候家还在那里。本来说好来车接我回石河子,但等了两天司机都因别的原因没有来。直到开学前一个星期的周二深夜才回到了石河子大学,星期三立即召开会议,星期四各项工作就部署下去了,星期五我就病了,面神经麻痹。1996年9月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李铁映来石河子大学揭牌的时候,有张照片我的头始终是低着的,就是不想让别人看见我的脸。
  石河子大学合并之时,我在校领导班子成员里还是比较年轻的。当时的校长郑国瑛有一次跟我说:“小何,我真为你捏了一把汗,看你到底能不能站住脚。”我最终还是顶住压力,站住了脚。我作为主管教学的副校长,压力很大,经常一个人下班后骑着自行车到市区游憩广场的草地上,静静地躺着,不说话,让自己彻底放松一下。就这样修整自己,等状态调整好了再骑车回学校。
   在1997年7月9日召开的教学工作会议预备会上,郑国瑛校长报告指出,要从以合并为中心转向以教学为中心,完成学校的教学、科研和服务三项职能。1997年9月11日,学校召开了以“改革与发展”为主题的首次党委教学工作会议,将工作重点由以合并、稳定为中心转移到以教学、人才培养为中心。我在会议上作了关于出台五个文件的说明,指出“这次会议既务实、又务虚,是大转折、大转变、大举措。”这次会议是学校合并后发展历史上极其重要的一次会议,如果不开这个会议,大家的思想不转变,学校合并磨合的路可能还会很长。直到今天,石河子大学的合并是全国的典型,是全国合并比较成功的高校。
  这之后,学校就大刀阔斧地开展了几项改革,改革目标是教学管理科学化、后勤管理企业化、学生管理半军事化、科研管理项目化,提出要多层次办学、多形式办学,甚至还有专业证书班、实践生班(团长班),鼓励教学科研机构兴办科技服务实体,当初学校实际是综合大学初级阶段。
  首先是高等教育面向二十一世纪以教学内容和课程体系为突破口的改革,目的是提高教学质量。再一个是体制改革,以招生体制改革为突破口,推动教学改革。以办学体制改革为突破口,积极推进对外联合办学,提高办学效益。重点进行了课程内容和教学体系的改革、学分制改革以及实验室管理体制改革,提出了“拓宽、扶优、增新、调整”的专业调整思路,同时就课程建设上狠下工夫,开始了全校课程评估,狠抓课程建设。
  那个时候学校的办学思路有一条是大力发展成人教育。新疆农业大学当时的办学思路是:“成教先行,普教垫后,研究生教育不断提高”。这些和现在完全不一样,那时办学条件差,生均拨款很低,国家又对普通教育规模进行限制,所以学校没有钱,师资流失严重,成人教育就自然而然地成为学校创收的主要途径,大力发展成人教育以解决办学经费不足的问题。当时学校还提出,到2000年创收收入达到1000万元,以提高教师工作待遇,稳定教师队伍。而且那时候学校教学、办公、生活用房严重不足,我当时的办公室是和李德泉副书记合用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房间,与现在的办公条件差别很大。第一届党委班子领导门登凯副书记、李德泉副书记、王振祥副校长都已仙去,他们都为石河子大学的发展作出了历史贡献,我至今常常想起他们。
  1997年的时候,全国高校毛入学率接近7%。按照国际上的通用标准,低于15%,还处在精英教育阶段。而世界上中等发达国家毛入学率已经达到20%。所以,1999年,全国高校首次开始扩招,石河子大学选择了积极稳妥的渐进式扩招模式,没有激进式、大规模地扩招,每年只增加几百人,确保了教育质量。
  二、世纪之交   华丽转身
  这之后,石河子大学在发展中抓住了五次历史性机遇。2000年,石河子大学成为国家西部重点建设高校;2004年,成为教育部和兵团共建高校;2008年,进入国家“211工程”重点建设高校行列;2012年,学校进入“一省一校”综合能力提升工程;2016年,国办发【2016】37号文明确“在没有教育部直属高校的省份,按‘一省一校’原则,重点建设14所高校”,石河子大学成为国家重点建设的14所高等学校之一。石河子大学抢抓住了每一个重大历史机遇。自1996年合并之后,我们是“幸运儿”,四年一次大运,四年一个里程碑。现在想想,合并之前的农学院、医学院当时在自治区本科高校中都排在第六名以后,应运而生的石河子大学经过20年的发展,目前已经稳居新疆高校前列。
  2000年暑假,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教育部部长陈至立来石河子大学视察,决定把石河子大学这所地方高校确定为国家西部重点建设高校,石河子大学从此进入“国家队”,站在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并逐步形成了“立足兵团,服务新疆,面向全国”的办学定位,以后根据大学国际化的要求,以及石河子大学地处中亚腹地的实际,提出了“辐射中亚”,完善了石河子大学办学定位。 随后,教育部先后指定北京大学对口支援石河子大学,拉开了对口支援石河子大学工作的序幕,迄今已延续了15年,取得了明显效果,“学科援疆计划”“团队对口支援计划”随之而来。赵杰、于鸿君、李鸣、刘东燕、夏文斌、刘大锰、王国彪等领导、老师别父母离家园,来到天山下、玛纳斯河畔的石河子大学,为祖国、为边疆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至今感动着每一个石大师生。尤其是夏文斌同志,连续两届援疆,先任副校长,后任副书记。2004年,教育部和兵团共建石河子大学,使得石河子大学有更多的机会参加教育部的会议,获得了大量的信息和政策上的支持。
  2000年10月,我调整到学校党委副书记的岗位上,从行政领导变为党务领导,主管宣传、意识形态和学生工作。走马上任后,提出了“大学生工作”思路。因为之前石河子大学主管学生工作的领导不是一个人,我上任后学校改为党政统一管理学生工作,把学生的教育、管理由一个领导来分管。经过调查研究,我提出了“585”学生工作思路,即“五个一”“八个重点”和“五个坚持”。“五个一”是指一个中心、一个目标、一条主线、一个主题、一个阵地,也就是以人才培养为中心,以培养德、智、体、美、心全面发展的学生为目标,以素质教育为主线,以学风建设为主题,以“三个课堂”(第一课堂是教学场所,第二课堂是学生活动场所,第三课堂是宿舍)为阵地;“八个重点”指党建暨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安全稳定工作、就业工作、招生工作、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助学工作、团学工作和文化素质教育工作;“五个坚持”就是坚持“三个课堂”同时抓、坚持教育与管理相结合、坚持解决思想问题与解决实际问题相结合、坚持加强基层建设、坚持加强自身建设。这个学生工作思路高度概括了新时期高校学生工作的内容。在这一思路的指导下,石河子大学狠抓素质教育,并在全校开展了大学生素质测评。2006年4月,石河子大学成功申报国家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之后还成立了石河子大学文化素质教育学校,在全校开展非艺术专业大学生的文化素质教育,迄今已经实施了多年,成效明显,素质教育的理念已深入人心。
  同时,提出了素质教育抓“德、智、体、美、心”五育并举,学生管理工作抓“安、就、招、吃、住、行、奖、贷、助、补、保”十一项工作,并提出了“三健康四和谐”和“四自四学会”的学生理念。“三健康四和谐”是指身体健康、心理健康、思想健康和个人身心和谐、人与人和谐、人与社会和谐、人与自然和谐。“四自四学会”是要培养学生自主学习、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使其学会做人、学会学习、学会做事、学会生活。
  在做学生管理工作期间,我出版了专著《新疆少数民族大学生心理健康与思想政治教育模式研究》,就是想在理论上聚焦“平行渗透教育模式”,在实践上关注新疆少数民族大学生的成长,以推动民族大学生的思想政治品质的提高和健全人格的养成,促进民族大学生全面发展,充实对民族大学生德育工作的本土化研究,为高校了解少数民族大学生思想和心理发展状况并选择合理有效的教育途径与方法提供学术服务。
  三、砥砺奋进   实现跨越
  2008年12月31日,当时的教育部副部长陈希来到石河子大学,代表国家、代表教育部宣布石河子大学进入国家“211工程”重点建设高校行列,这对于石河子大学来说来之不易,也是学校发展历程上又一个新的起点、新的丰碑。石河子大学进入国家“211工程”重点建设高校还是费了一番周折的。当时,我们担心“十月怀胎,分娩不出,胎死腹中”。于是,周生贵书记和我专程去北京疏通此事,龚克校长、周济部长、陈希副部长都为这件事出了大力作出了历史性贡献。
  之前,大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石河子大学进入“211”是不可能的事情。2002年,我在教育部高教司挂职副司长期间,得知贵州大学等高校在积极申报“211”高校,我给学校周书记打电话,建议我校争取申报进入“211”。学校主要领导同意争取。就这样,从2002年至2008年,经过学校近7年的努力,在国家教育部的高度重视下,在兵团党委的支持下,石河子大学圆了“211”高校梦。但当初如果不敢想、不敢干,那么石河子大学就会失去这样好的机遇。
  还有一件事情,那一年,石河子大学的办学经费出现问题,当年减少了五千万。当时教育部在推动“三本”学院,我向学校提出能不能成立“三本”科技学院,以解决学校经费不足问题。学校研究后就同意了,经过努力和协调,2002年8月,石河子大学科技学院创建,缓解了石河子大学办学经费不足的问题。同时,努力争取双学位,以利于培养应用型复合型人才。2003年学校获批授予两个专业“双学位”资格。这为学生综合素质的培养提供了重要条件。在教育部挂职期间我学到了很多,为学校也办了几件实事,很有成就感,是一段难忘的、难得的人生经历。
  石河子大学进入国家“211工程”重点建设高校后,解决了石河子大学办学经费上面临的一些困难,同时明显地提高了石河子大学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但依然面临人才、钱财缺乏等亟待解决和加强的重大问题,这些在某种程度上制约了学校的发展。
  2010年5月,兵团党委任命我担任石河子大学党委书记。当时,石河子大学正处于重大战略机遇期和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也处于深化改革的矛盾凸显期和事业提升的艰难爬坡期。机遇转瞬即逝,改革时不我待。懈怠,就会失去发展的难得机遇;犹豫,就会错过改革的最佳时机。于是在2012年年底,学校召开了石河子大学第三次党代会,在这个会议上,党委提出了建设有特色高水平大学的“三步走”战略设想和实施质量提升战略、人才强校战略、协同创新战略、文化传承创新战略、开放办学战略“五大战略”,在加强党的建设、改善办学条件、优化学科设置、提升办学水平、创新体制机制、繁荣校园文化、改善教师待遇等方面也提出来具体的思路和想法。
  “三步走”战略设想的第一步,就是到2015年,圆满完成“十二五”战略任务,建成特色鲜明、综合实力较强的新疆一流大学。学科结构更加合理,专业布局更加贴近区域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一重一培”国家重点学科达到国家一流水平,省级重点学科达到区内领先。协同创新体系基本完善,成效初步显现。服务自治区、兵团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能力显著增强。第二步,到建党100周年左右,建成区域特色更加鲜明的西北地区一流大学。优势学科、重点学科实力显著增强,接近或达到国内先进水平,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承创新整体水平全面提升。第三步,到建校100周年左右,建成“西部先进、中亚一流、国际知名的有特色、高水平大学”。在国内外高等教育界形成广泛的影响力,特色优势学科、创新平台和科研成果跻身国际先进行列。
  “十二五”期间,全校师生都在积极围绕“三步走”战略目标砥砺奋进,石河子大学的整体办学实力和水平不断提高,党的建设全面加强,学科建设上了一个大台阶,科技创新和服务卓有成效,文化建设不断繁荣,办学条件和教职工待遇极大改善。学校成功获评“全国文明单位”,在哈萨克斯坦卡拉干达国立技术大学建立了孔子学院。这些都是石河子大学党委一班人带领全校师生员工共同努力奋斗的结果。石大人都是好样的。四、破解难题   厚积薄发
  在我看来,像石河子大学这样地处西部经济文化发展相对滞后地区的高校,不能只一味地强调内涵式发展,如果不注重办学条件的改善,学校的发展会没有后劲。因此,在学校发展上我主张科学发展。科学发展包括跨越式发展和内涵式发展,能跨越的一定要跨越。比如办学条件就必须要跨越发展,比如教学质量就要强调内涵式发展。石河子大学在改善办学条件上走了跨越发展的路子。
  一是大力改善了办学条件。从目前来看,石河子大学在建的基础实验楼、双语教师培训基地暨援疆(青年)教师公寓、工科实验楼、医药实验楼等项目竣工后,石河子大学的办学条件将会得到极大改善。
  二是大力改善了教师的工资待遇。这是我们党委的奋斗目标。石河子大学是边疆高校、西部高校,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很困难,虽然说事业留人、感情留人,但待遇留人在某种程度上显得更重要,更受关注。所以,这几年,学校抓住国家政策调整和学校分配制度改革的机遇,连续提高教师的工资待遇,目的就是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因为这是制约学校发展的瓶颈之一。
  三是大力加强了学科建设。石河子大学抓住了机遇,使得学校的一级学科博士点由原来的1个变为5个,二级学科博士点增长到25个,一级学科硕士学位授权点增长到23个,相关二级学科硕士学位授权点已经有144个。目前,全校所有的学院都已经设立了硕士学位授权点,学科建设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2012年,石河子大学抓住了一个机遇,成功进入“中西部高等教育振兴计划”,其中包括基础能力提升工程和综合能力提升工程。“十二五”期间,石河子大学形成了一个发展高峰期,即学科达到了高峰、学位点达到了高峰、本科生规模达到了高峰、研究生规模达到了高峰、科研项目和经费达到了高峰、基本建设达到了高峰、文化建设达到了高峰、对口支援达到了高峰。
  如今的石河子大学,正处在科学发展的快车道上。学校的发展,同样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对于石河子大学来讲,进入国家“211工程”重点建设高校行列、进入国家“一省一校”重点建设高校,这都是国家对西部、对新疆、对石河子大学的重视和厚爱,这就是天时。还有,虽然地处边疆,但“一带一路”战略提出后,石河子大学就处在了“一带一路”核心区,这是地利。同时,石河子大学的党风、校风、教风、学风已经形成,校园里风清气正,这就是人和。这些对学校未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